您所在的位置:首頁 > 生活新聞
初中女生遭“噩夢” 未成年人網絡行為面臨諸多風險
http://www.nlridf.live 城經網 時間:11-03 來源:法制日報

  未成年人網絡行為面臨諸多風險

  □本報記者周宵鵬

  假期開啟網絡生活的初中女生在網上結識了自稱15歲的“陽光少年”,耐不住甜言蜜語和軟磨硬泡,向對方發送了裸露照片,而這成了噩夢的開始。河北省張家口市警方前不久偵辦的這起案件中,所謂的“少年”竟然是個年過四旬的男子。該男子因猥褻兒童獲刑,受害女生的心理卻久久難以平復。

  《2018年全國未成年人互聯網使用情況研究報告》顯示,未成年網民中,曾遭遇網絡暴力的比例達15.6%;未成年網民中,曾在上網過程中遭遇違法不良信息的比例為30.3%。相關案件的不斷發生,使得保護未成年人安全使用網絡成為社會共同關注的話題。

  《法制日報》記者梳理發現,十三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十四次會議對未成年人保護法修訂草案進行分組審議,對“網絡保護”專章表示肯定。相關專家表示,兒童網絡行為正面臨諸多風險,在立法保護的同時,要落實兒童個人信息和隱私保護,注重對家庭的網絡素養教育,推動網絡素養教育有針對性和差異化地開展。

  兒童無法完全遠離網絡風險

  “臥室文化”,當家住河北衡水的劉先生聽到這個新詞時,頓時感到和自己的兒子如此貼切。“平時上學還好,晚上做作業沒啥時間,一到周末就窩在臥室里,抱個手機玩,我們也不知道他在手機上看了啥,問他也不說。”劉先生對記者說。

  由于智能手機的普及,許多孩子習慣于躺在臥室里用手機上網,上網行為更個人、更私密,受到的監督也更少,這正在成為當前未成年人上網的主要形式。

  聯合國兒童基金會發布的《2017年世界兒童狀況:數字時代的兒童》稱,全世界互聯網用戶中,約三分之一為18歲以下的兒童與青少年。團中央權益部聯合中國互聯網絡信息中心于2019年3月發布的《2018年全國未成年人互聯網使用情況研究報告》中顯示,我國未成年網民(6-18歲)規模為1.69億,未成年人的互聯網普及率達93.7%。值得注意的是,未成年網民中使用手機上網的比例為92.0%,獨自擁有上網設備的比例達77.6%,其中擁有手機的比例為69.7%。

  而另一個事實是,我國兒童網絡行為目前正面臨著諸多風險。2019年8月,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發布《未成年人權益保護創新發展白皮書(2009-2019)》披露,近七成未成年人犯罪案件存在接觸網絡不良信息。電子游戲中的色情、暴力、賭博等不良內容嚴重影響未成年人的身心健康。在頻發的校園欺凌惡性事件中,網絡欺凌日益嚴重。同時,近六成未成年人被害刑事案件存在未成年人不正常接觸網絡不良信息。

  2018年由中國兒童少年基金會等單位發布的《新時代女童及家庭網絡素養調研報告》提供了一組更加觸目驚心的數據:女童遇到過色情信息騷擾的占比達29.3%;女童遇到網絡詐騙信息、網絡暴力辱罵、陌生人約見面的占比分別為35.9%、24.1%、11.5%;當需要幫助時,女童向父母、老師及祖輩群體反映的比例極低,不到10%。

  北京青少年法律援助與研究中心研究員、全國律協未成年人保護專業委員會主任張雪梅表示,兒童面臨的具體網絡風險包括網絡欺凌與惡意攻擊、網絡詐騙、網絡兒童性侵、網絡兒童性剝削等網絡違法侵害;暴力恐怖信息、色情淫穢信息、價值觀扭曲信息、網絡虛假信息等不良信息影響;以及個人信息泄露、網絡隱私侵害、網絡沉迷和誘發違法犯罪等。

  “沒有任何一個上網的兒童能完全遠離網絡風險。”張雪梅坦言,不論是兒童暴露在不健康、不適宜的內容面前,還是通過網絡與危險的人進行線下接觸,甚至受到網絡影響進行危險活動,兒童網絡風險的源頭無非三種:攻擊和暴力、性侵和商業剝削。

  專章立法未成年人網絡保護

  搶劫他人財物、當街群架毆斗、攔截小孩收取保護費、騎著摩托車在縣城招搖過市……2017年,邢臺市巨鹿縣公安局打掉3個青少年“幫會”犯罪團伙,幾個剛成年的帶頭者最終獲刑,多名未成年團伙成員由家長帶回嚴加管教。這些所謂“幫會”的起源,正是因為一群未成年人癡迷直播和短視頻App,從網絡逐漸張狂到現實生活。

  近日,未成年人保護法修訂草案提請十三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十四次會議審議,其中專門增設“網絡保護”一章,對網絡保護的理念、網絡環境管理、網絡企業責任、網絡信息管理、個人網絡信息保護、網絡沉迷防治、網絡欺凌及侵害的預防和應對等作出全面規范,力圖實現對未成年人的線上線下全方位保護。

  作為未成年人保護法修訂草案的一大亮點,“網絡保護”專章對未成年人網絡沉迷防治、有害網游整治等作出一系列規定。同時,在分組審議時,與會人員建議,進一步增加企業、政府等相關主體的責任,對網絡短視頻加強監管,進一步加大對于網絡致害者的處罰力度。

  內容低俗色情、模仿危險行為、網絡沉迷……實踐中,網絡直播短視頻領域已經出現諸多影響未成年人身心健康的問題,甚至在內容負面影響、時間沉迷等方面已經超越了網絡游戲。鑒于此,有與會人員建議,應將網絡直播短視頻納入監管范圍當中,對未成年人使用網絡游戲和網絡直播短視頻實行時間管理,具體辦法由國務院規定。

  2018年底,相關部門對網絡游戲情況進行摸底調查,發現諸多網絡游戲存在黃、賭、暴力以及丑化歧視、極易成癮等問題,甚至一些游戲打著教育的幌子,通過學校進行推廣。“目前,網絡游戲的監管和分級都缺乏強制性,舉報和管理的渠道不暢,對違法企業的追究力度也不夠。”張雪梅說。

  針對“網絡保護”對未成年人網絡沉迷防治的相關規定,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劉修文認為,這些規定還比較籠統和原則,需要進一步突出和強化對網絡游戲的管控,進一步強化網絡游戲開發商、服務商、網絡平臺等相關企業的責任和家長、學校、教師以及政府部門等的監督管理責任。

  劉修文建議,進一步強化和明確網絡游戲相關企業的責任,并發揮行業協會的作用。“衷心期待能夠進一步壓實壓細網絡游戲開發商、服務商、網絡平臺的責任,能夠進一步壓實壓細學校、教師、政府部門以及家長、家庭的責任。”劉修文說。

  完善網絡保護機制體系建設

  如何讓兒子遠離手機、遠離網絡,成了劉先生現在最重要的“工作”。然而,他明顯感覺到,隨著孩子年齡的增長,家長對孩子的管服程度正在不斷降低,對于孩子上網的限制也越來越乏力。

  “我現在能做的,除了不斷的嘮叨外,只能在孩子幾個常用的App上,開啟青少年模式。但遺憾的是,并非所有孩子感興趣的App都有這個功能。”劉先生說。

  在張雪梅看來,未成年人是如今這個網絡時代的“原住民”,生活在其中的孩子不可能完全遠離網絡,視網絡為洪水猛獸而“斷網”的教育方式是不現實的。

  “應對多種多樣的網絡風險,需要方式多樣化,既要關注兒童行為,也要關注技術解決方案。”近日,由聯合國兒童基金會、中國婦女報社聯合主辦的“兒童網絡保護”媒體研討會在石家莊召開,張雪梅在會上表示,保護兒童網絡安全的措施應該是全面的、協調的,并且吸納父母、教師、政府、企業和兒童自身等能夠在兒童安全保護中有所作為的一系列相關方。

  張雪梅提出,要完善網絡保護機制體系化建設,引導和培育向上向好的網絡文化,落實兒童個人信息和隱私保護,推動網絡素養教育有針對性和差異化的開展,將兒童網絡安全保護作為家庭教育重要內容,注重對家庭的網絡素養教育。

  “在今天這個數字時代,信息通信技術的發展為兒童創造了巨大的機遇,但也同時給兒童的安全和福祉帶來了風險。我們必須確保互聯網的治理與網絡安全議程能夠充分保護兒童權利,尤其是確保將兒童網絡安全置于核心位置。”近日在浙江烏鎮舉辦的第六屆世界互聯網大會上,聯合國兒童基金會副執行主任奧馬爾·阿卜迪在“網上未成年人保護與生態治理”分論壇上說。

  張雪梅表示,在兒童網絡保護中,要確立以兒童權利為導向的網絡保護法律政策理念,構建疏堵結合的兒童網絡保護體系,搭建多方共治的未成年人網絡保護機制。

  如何將兒童安全置于核心位置、如何實現兒童權利的最大化?“每個人都可以這樣想:如果面對的是自己的孩子,還會不會這樣做。”張雪梅說。

關鍵詞:網絡,兒童,保護,未成年人,信息,風險,網絡游戲,張雪梅,孩子
來源:法制日報 編輯:城經小編  
>> 相關文章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用戶名: 密碼: 驗證碼:
匿名發表
>> 精彩圖片
 新聞評論
 特別推薦
 民生報道
 視頻天下
 熱門新聞
3d走势图